当前位置: 主页 > 上市企业 > 深度 > 昊华能源,虚增14亿利润遭股民维权背后:煤矿业务转身艰难

昊华能源,虚增14亿利润遭股民维权背后:煤矿业务转身艰难

深度2020-01-02 10:31 4233来源:互联网
昊华能源(601101.SH)一笔2015年购买的资产,为何时隔四年才发现是虚增资产? 2019年12月27日,京东方A公告称,拟将所持的淏盛能源(鄂尔多斯市淏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以不低
昊华能源(601101.SH)一笔2015年购买的资产,为何时隔四年才发现是虚增资产?
 
2019年12月27日,京东方A公告称,拟将所持的淏盛能源(鄂尔多斯市淏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以不低于7.76亿元挂牌转让,该定价系基于淏盛能源所持5.1亿吨煤炭资源价格以1.5元/吨计算。随后,昊华能源12月27日晚公告,公司自查发现在2015年收购北工投持有的京东方能源30%股权时,对京东方能源标的估值存在错误,导致虚增净利润达14亿元。公司还表示,将成立调查组,彻查错误产生的原因。
 
自查来得如此巧合,昊华能源12月30日开盘跌停,报4.89元,总市值58.69亿元。
 

 
昊华能源:暴雷突如其来
 
从4.5亿的煤炭配置资源量到9.6亿煤炭配置资源量之间的距离,只是一纸公告的距离。
 
2011年10月,昊华能源披露公告称,作价9亿元收购京东方能源20%股权,当年公告显示,京东方已在鄂尔多斯市设立了京东方能源,未来将配置的煤炭资源4.5亿吨,并负责开发建设。2015年2月,昊华能源的公告显示,公司出资17.2亿元收购北京工业发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京东方能源30%股权,京东方能源拥有巴彦淖井田9.6亿吨煤炭配置资源量。
 

 
直到时间又过去了四年,这件事的面纱才揭开:2019年12月26日京东方A公告,拟将所持的淏盛能源100%股权以不低于7.76亿元挂牌转让,公告显示,早在2015年1月,内蒙古自治区国土资源厅明确规定将京东方集团所获得巴彦淖井田9.6亿吨资源中5.1亿吨配置给淏盛能源。
 
这一函件早于昊华能源的公告:简单来说,昊华能源仅仅拥有9.6亿吨煤炭配置资源量中的4.5亿吨。2019年12月27日,昊华能源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自查发现在2015年收购北工投持有的京东方能源30%股权时,存在2015年收购30%公告中资源量披露错误问题,多计5.1亿吨资源量,导致公司资产和权益虚增,公司自2015年起合并口径资产虚增约28亿元、2015年当年归母净利润虚增约14亿元。
 
公告一出,跌停是最起码的尊重,新浪股民维权平台已受到股民的维权申请。证交所也火速下发问询,重点提出涉及信息披露不一致、重大会计差错等5个问题,如:
 
  • 2015 年昊华能源与北京工投签订收购协议的具体内容,是否对收购标的京东方能源的实际配置资源量有明确约定;
  • 昊华能源于2015年收购京东方能源 30%股权前后,是否已知晓或理应知晓内蒙古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关于前述资源配置的函件?
 
实际上,有投资者四年前就发帖对数据提出质疑,但这样的乌龙事件为何还是直到四年后才随着京东方A的公告姗姗来迟?
 
昊华能源的年报中有这样一句话: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本公司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又是瑞华。此前,瑞华因审计项目康得新涉及重大违法而被立案调查,随后,瑞华担任会计师事务所的多家公司的IPO进程更新状态为“中止”或“终止”审查。
 
昊华能源:煤炭供过于求价格连年下挫 被迫出售资产遭质疑
 
2015年,昊华能源正处于转型期。
 
当时的收购公告显示,独立董事研究认为,通过与京东方的合作,在内蒙地区建立新的接续基地,有利于昊华能源战略意图的实现,符合昊华转移转型的战略要求,能够为公司的战略转移提供优质资源储备。
 
但根据2015年报显示,昊华能源实现营业收入65.71亿元,同比下滑4.2%,实现归母净利润5760亿元,同比下滑68.4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28亿元,同比下滑175.21%。
 
实际上,昊华能源在获得巴彦淖井田的配置资源量后随即对其展开了利用。
 
2015年5月,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昊华能源欲捆绑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深度介入北控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大路工业园的40亿立方米/年煤制天然气项目。其中提到:北控“没有煤矿,也不能去采矿”,昊华能源作为大股东的煤炭资源总量不低于10亿吨的巴彦淖井田,与北控40亿立方米煤制气项目“距离不远”。而2019年,昊华能源在鄂尔多斯境内的业绩主要来自于已建成并投入运营了高家梁矿和红庆梁矿等。
 
此后的2017年,昊华能源由于以5万元的价格出售旗下已经资不抵债的煤炭贸易子公司北京昊华诚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遭受质疑,主要原因是:从2013年至2015年,昊华诚和的净资产都在2亿元左右,且这3年间每年的营业收入均超过了20亿元。而在煤炭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下,昊华诚和却在短短10个月内却成了一家资不抵债的公司。
 
对此,对昊华能源公告称,自2012年动力煤价格不断下挫以来,煤炭严重供过于求,诚和国际作为煤炭贸易商背负着沉重的资金压力,业务不断下滑,出现亏损。
 
昊华能源:从煤矿业务转身艰难 连续数年业绩不佳
 
2012年开始,昊华能源开始频繁地接触非洲煤业,后来又转攻蒙西。2016年,昊华能源公告称,拟按照“产量逐年递减,矿井逐步停产”的方式,引导所属京西矿区四个生产矿——长沟峪煤矿、木城涧煤矿、大安山煤矿、大台煤矿,分别于2016年、2018年、2019年、2020年有序退出煤炭开采领域。此后,蒙西的矿产将接力京西四矿。
 
而喊着转型多年的昊华能源,依然以煤炭作为企业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
 
实际上,从大环境看,在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中,煤炭比重由2005年的72.4%逐渐回落到2018年的59%。以2018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46.4亿吨标准煤计,能源结构优化相当于替代、减少煤炭消费4.6亿吨。
 
在去产能的影响下,2017年与2018年,昊华能源营收和净利均实现同比增长,但目前来看,昊华能源又陷入了困境之中。
 
昊华能源2019年第三季度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4,220,884,806.12元,同比下滑3.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01,750,744.47元,同比下滑33.87%。
 
此前,8月27日,昊华能源披露中报,公司2019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27.2亿,同比下降10%,降幅较去年扩大;实现归母净利润4.5亿,同比下降30%,具体而言,“煤炭”营业收入为24.4亿,营收占比为85.6%,毛利率为59.7%。
 
而在昊华能源的业绩增长预期中,主要关注的就是其在内蒙拥有的高家梁矿、红庆梁矿、巴彦淖项目。
 
巴彦淖项目的不及预期,也许将让原本就业绩表现不佳的昊华能源陷入新的困境。

————————————

原载 / 热搜财经
编辑 / 彭程

热搜财经原创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视同侵权。

深度推荐

上市公司PR人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