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上市企业 > 要闻 > 新潮能源股东会提议被否决 子公司1.7亿元投资款流向成疑

新潮能源股东会提议被否决 子公司1.7亿元投资款流向成疑

要闻2019-08-05 14:03 1611来源:中金在线
7月30日公告显示,新潮能源(600777.SH)中小股东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申请被董事会单方面否决。此外,新潮能源全资子公司1.7亿元投资款的最终流向和真实目的疑点重重。
       7月30日公告显示,新潮能源(600777.SH)中小股东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申请被董事会单方面否决。股东金志昌盛提议文件并非合法有效,其余股东持股比例合计不足10%,因此不符合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相关规定,但金志昌盛法律顾问不同意新潮能源的说法。
  此外,新潮能源全资子公司1.7亿元投资款的最终流向和真实目的疑点重重。知情人士表示,中小股东掌握的材料显示,广州农商银行(01551.HK)曾向新潮能源董事长刘珂控制的合伙企业发放12.3亿元信托贷款,中小股东怀疑1.7亿元投资款跟12.3亿元贷款有某种关联。
 
临时股东大会提议被董事会单方面否决
 
  自7月中旬以来,金志昌盛等10名中小股东一直在努力申请召开新潮能源临时股东大会。知情人士透露,7月12日中小股东提议文件被扔垃圾桶后,由于10天内没有收到公司任何回应,7月25日中小股东代表再次来到新潮能源北京办公室,将提议文件交到公司监事会主席陈启航手中,得到陈启航现场签收证明。
 
  遗憾的是,中小股东等来的结果是临时股东大会提议被公司董事会否决。新潮能源7月30日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向金志昌盛等10名股东核查提议资格后认为,金志昌盛提议文件仅有法定代表人梁丽娟签字,并非金志昌盛合法有效的意思表示,除金志昌盛外剩余9名股东持股比例合计6.59%,无权向董事会请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新潮能源曾在7月25日公告称,公司收到金志昌盛债权人之一签署的《复函》,债权人的身份也在7月30日公告的法律意见书上浮出水面。奥康国际(603001.SH)的控股股东奥康投资声称,公司是金志昌盛100%股权的质押权人,并指定相关主体对金志昌盛的章证照原件实施共同管理,未参与金志昌盛股东会及提议文件等事项。
 
  根据金志昌盛法律顾问提供的资料,因认购新潮能源(时名新潮实业)股票1.03亿股需要10.5亿元,2016年4月金志昌盛和奥康投资等公司在浙江温州签署相关协议,奥康投资指定杭州兆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杭州兆恒)保管金志昌盛章证照;而在金志昌盛章证照使用规范中,上海域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上海域圣)和奥康投资约定在杭州兆恒办公室设立密码箱,用于存放金志昌盛印章及证件,上海域圣负责保管密码箱钥匙,奥康投资掌握密码箱密码,张葭代表上海域圣在使用规范上签字。
 
  不过,金志昌盛章证照的使用规范一开始就失控了。知情人受透露,金志昌盛委托上海域圣,和奥康投资共管公司章证照,但张葭是杭州兆恒的员工,也没有获得上海域圣的授权;4家律所出具的法律意见书,只是根据奥康投资提供的《复函》,并没有核查金志昌盛和奥康投资等公司签署的历史文件。
 
  公司不认可张葭在使用规范上的签字,杭州兆恒和奥康投资多次滥用金志昌盛公章等,严重损害金志昌盛及公司的合法权益。
 
  毫无疑问,奥康投资的搅局导致临时股东大会提议被董事会单方面否决。
 
1.7亿元投资款被曝流向广州农商银行
 
  新潮能源全资子公司浙江犇宝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浙江犇宝)1.7亿元投资长沙泽洺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称长沙泽铭)事项发生前任管理层任职期间,与现任管理层无关。知情人士表示,此说法纯属欺骗投资者,因为1.7亿元部分流向了新潮能源现任董事长刘珂控制的中金创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中金创新)。
 
  知情人士透露上海长江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长江财富)作为资产管理人代表中金2号认购长沙泽铭99.99%的有限合伙份额,聘请中金创新为中金2号的投资顾问,优先级份额由广州农商银行出资4.63亿元持有。
 
  值得注意的是,广州农商银行和刘珂颇有渊源,公开资料显示,双方携手曾参与不止一家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
 
  2015年11月初,新潮能源(时名新潮实业)公告显示,北京隆德开元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称隆德开元)是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交易对方之一,广州农商银行3.51亿元委托资产以资产管理人的名义获得隆德开元99.99%的合伙份额,知情人士表示,彼时刘珂实际控制隆德开元。
 
  沙钢股份(002075.SZ)2018年11月中旬公告显示,北京中金瑟合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称中金瑟合)、北京中金云合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称中金云合)位列公司购买资产的交易对方,中金创新是中金瑟合和中金云合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中金瑟合穿透情况也出现了广州农商银行的身影。
 
  知情人士透露,刘珂和广州农商银行此前还参与了中捷资源(002021.SZ)、德奥通航(002260.SZ)、斯太尔(000760.SZ)等公司的资本运作。
 
  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资料《广州农商银行金融市场业务审批意见通知书》(以下称审批通知)和《渤海银行•中金君合单一资金信托合同》(以下称信托合同),两份资料上的投资规模、投资期限、资金用途等细节大量雷同。
 
  审批通知显示,广州农商银行12.3亿元投资中的2999.7万元认缴北京中金君合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称中金君合)占比99.99%成为其LP,剩余资金放信托贷款。
 
  上述沙钢股份公告显示,中金瑟合穿透情况中,广州农商银行的上一层是新时代新价值239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称239号资管计划),信托合同的受益人同样为239号资管计划。
 
  知情人士透露,结合前文广州农商银行4.63亿元持有的中金2号优先级份额,以及2017年6月长沙泽铭给长江财富1.7亿元的电汇凭证,中小股东怀疑浙江犇宝2017年6月支付给长沙泽铭1.7亿元的投资款,是在帮助广州农商银行顺利退出中金2号的优先级份额,进而给中金君合放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