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上市企业 > 要闻 > 酒鬼酒跌宕的一生:从塑化剂到甜蜜素

酒鬼酒跌宕的一生:从塑化剂到甜蜜素

要闻2019-12-28 23:20 1476来源:互联网
日前,经销商石磊实名举报酒鬼酒旗下一款产品添加甜蜜素。12月21日,酒鬼酒立刻发布公告,否认了添加甜蜜素的指控,并声称公司从未采购过甜蜜素。
日前,经销商石磊实名举报酒鬼酒旗下一款产品添加甜蜜素。12月21日,酒鬼酒立刻发布公告,否认了添加甜蜜素的指控,并声称公司从未采购过甜蜜素。
 
12月25日,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信息,称对酒鬼酒近三年在市场上流通的30个批次的产品进行检测,并未检测出任何甜蜜素,符合标准要求。与此同时,石磊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确认,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对其在库中的酒水进行了封存,但截至目前,相关部门未对石磊的该批封存产品进行检测。12月26日,石磊称他收到了湘西土家族自治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投诉不予受理的告知书。对此,石磊表示不服,称将向湘西州人民政府申请复议。
 
在该事件中,表面看是身为经销商的石磊举报酒鬼酒产品存在问题,在实际上,石磊与酒鬼酒存在密切的合作纠纷。
 
在事件发生后的12月23日,酒鬼酒股价开盘后跌停,在12月23日至25日,酒鬼酒股价累计下跌超过18%。不过,12月26日,酒鬼酒的股价开始回升,最终以36.72元/股收盘,涨幅达6.74%。
 
甜蜜素事件
 
“白酒是肯定不允许添加甜蜜素的,目前只允许配制酒添加甜蜜素。”白酒行业专家欧阳千里告诉记者,《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中明确规定,配制酒中的甜蜜素应小于0.65g/kg,其他酒类中均不得使用甜蜜素。
 
“现在监管部门介入,主要是需要调查在加工环节是否添加甜蜜素,但从大部分酒厂的监测结果来看,在发酵环节是不太会产生甜蜜素的。”从事酒水生产的江苏瓷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苗宏说。
 
某原酒厂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其实白酒不允许添加甜蜜素,主要是出于对传统工艺的保护,因而有不能添加非白酒发酵产生的呈香呈味物质的规定。”记者从欧阳千里处获悉,甜蜜素在行业内并不是陌生的东西。此前,华东一家规模不大的酒厂,也出现过添加甜蜜素的事情,但后面进行了很严肃的彻查。
 
对于白酒添加甜蜜素的缘由,苗宏向记者解释:“一般情况下,白酒在酿造出来后的基酒是非常辣和苦的,基酒需要一段时间的储藏陈化,让其苦和辣的物质得以挥发。但如果在基酒中添加了甜蜜素,就可以快速提升口感,这样自然就能提高生产效率。”
 
至于石磊目前留存的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还有待相关部门的介入和检测。而在甜蜜素事件背后,作为酒鬼酒原经销商的石磊还拥有包装材料供应商、知识产权代理商等身份,与酒鬼酒的密切关系可谓由来已久。
 
双方还曾对簿公堂,2016年8月,石磊就将鬼酒鬼告上法庭,根据石磊方的陈述,石磊的公司实际上是将麻袋陶瓶0元转让给酒鬼酒使用,以换取优先承接酒鬼酒的包装生产订单来获取利润。但原告石磊方认为酒鬼酒并未按照此协议履行。而正是同一时间,石磊发现了自己封存的酒鬼酒中含有甜蜜素。
 
值得注意的是,石磊并未否认是因经济问题向酒鬼酒发难。“我经营的主要还是产品包装,自2016年以来酒鬼酒就不再采购包装,酒鬼酒对我的说辞是清理库存,因而生产减缓。”
 
渠道变革
 
在行业人士看来,石磊和酒鬼酒决裂的原因在于酒鬼酒经销体系的变更。
 
实际上,自1997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以来,酒鬼酒较为粗放的管理和销售体系,让其在行业调整期中步履艰难,公司也连续多年在盈亏线边缘挣扎。
 
一位湖南省内的酒鬼酒经销商告诉记者:“酒鬼酒之前的经销体制和现在完全不一样。之前,由于酒鬼酒的大本营在湖南省,因此酒厂单独在湖南成立销售公司,再由厂家联合本土几个大的酒鬼酒经销商共同销售。具体的模式就是采用股份制的的方式,比如以厂家占股20%,参与的经销商占股80%的模式共同组建销售公司。”
 
在中粮入主之后,对酒鬼酒整个经销体系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在下沉县级市、掌控湖南本地之余,酒鬼酒开始重点开拓北京、山东、两广等省外市场,并且开始打造高端产品,并单独成立起销售公司。
 
“中粮入主之后,首先就砍掉了诸如石磊等很多定制和承包制的经销商,所有销售公司都是厂家独立操作,全资控股,经销商不再持有股份。此外,经销公司的领导班子也全部换成中粮方面的人。”根据上述经销商的说法,酒鬼酒正在做全国性质的高端白酒,并在全国各地设置销售公司和人员。记者查询酒鬼酒官网发现,目前酒鬼酒的销售片区几乎已经遍布全国,但主要阵地仍在湖南。
 
“酒鬼酒营收不过10多个亿,从区域酒企来看,都算不上是大体量,让酒鬼酒的体量承载中粮的白酒业务并不现实。”白酒专家蔡学飞告诉记者。
 
上市22年以来,酒鬼酒经历了数次大股东易主、10任董事长、7任总经理,合计79位高管。
 
持续的高层变动让酒鬼酒的经销体系管理出现混乱。例如,该事件发生后,中粮曾一度对外表示,该事件为中粮进入酒鬼酒之前的相关案件,因而并不清楚这些产品和纠纷问题。
 
 “自塑化剂事件后,酒鬼酒的发展方向就存在摇摆不定的情况,在被中粮集团收购的前后,酒鬼酒的管理层始终没有明确发展重心,此次事件也反映出了酒鬼酒在对内管控和对经销商的政策方面都存在严重的问题。”蔡学飞告诉记者。
 
即使如此,在12月26日举行的湘酒振兴暨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高质量发展大会上,中粮酒业董事长、总经理兼酒鬼酒董事长王浩表示,中粮入主三年多来,一年一个台阶,今年业绩有望在去年基础上再创新高。“酒鬼酒历经磨难……酒鬼酒的短、中、长期发展目标分别为:30亿元、50亿元、100亿元”。
 
行业余波
 
此次酒鬼酒出现甜蜜素事件容易让人联想到2012年的白酒塑化剂风波,并且两者的主角均为酒鬼酒。自塑化剂风波出现以后,整个白酒行业处于业绩和股价双双下滑的境地,而此次甜蜜素事件再起,白酒行业是否再度受创?

上市公司PR人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