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上市企业 > 要闻 > 恺英网络卷入76.62亿传奇IP索赔案 超自身市值股价一字跌停

恺英网络卷入76.62亿传奇IP索赔案 超自身市值股价一字跌停

要闻2019-12-23 12:06 1820来源:互联网
继高管、实控人先后被刑拘后,恺英网络又遇“黑天鹅”事件。
继高管、实控人先后被刑拘后,恺英网络又遇“黑天鹅”事件。恺英网络12月21日公告称,12月19日,恺英网络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收到代理律所提供的《传奇IP开庭陈述》,该案件已于仲裁庭开庭审理,传奇IP株式会社主张,截至12月18日浙江九翎应向其支付76.62亿元。
 
周一早盘开盘,恺英网络一字板跌停。值得注意的是,截至上周五收盘,恺英网络总市值才63.93亿元。这也意味着,索赔额度已经超过了公司的总市值。
 
这宗诉讼背后是韩国娱美德公司与世纪华通子公司盛趣游戏围绕传奇IP的纷争。恺英网络2016年从娱美德公司获得传奇IP授权,但盛趣游戏就此起诉恺英网络;恺英网络后续选择与盛趣游戏合作,并不再向娱美德支付费用,娱美德由此起诉恺英网络。
 
76.62亿天价索赔
 
公告显示,2017年11月22日,传奇IP株式会社与恺英网络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签署《热血传奇HTML5游戏许可协议》。2018年4月10日,传奇IP签署《授权证明书》,授权浙江九翎基于传奇IP与第三方共同拥有的“热血传奇”游戏开发的HTML5移动游戏“龙城战歌”发行和运营权利。
 
恺英网络陷入顾此失彼的尴尬境地
 
据媒体报道,2001年,盛趣游戏(原盛大游戏)以30万美元的价格从韩国企业亚拓士手中取得《传奇》代理权,约定将产品在中国内地以及香港地区的相关著作权权利独家授予盛趣游戏。盛趣游戏副总裁陈玉林2018年7月表示,将《传奇》授权给盛趣游戏后的2002年,亚拓士、娱美德与盛趣游戏三方签署补充协议,娱美德将其作为传奇IP共有权人的“一切权利”不可撤销地授予亚拓士代为行使。
 
但2015年前后,随着手游市场的兴起,娱美德不再满足分成收入,转而直接介入授权业务,由此与盛趣游戏发生了纠纷。
 
恺英网络前员工黄伟(化名)指出,当时恺英网络想运营传奇类游戏,在盛趣游戏和娱美德之间选择了后者,原因是娱美德的报价更便宜。
 
2016年6月28日晚间,恺英网络公告称,恺英网络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与韩国娱美德签订了合同,约定娱美德将其拥有知识产权的“传奇”授权上海恺英进行网页游戏和移动游戏在中国内地的开发及商业运营,合同金额为300亿韩元。
 
2017年4月,盛趣游戏子公司蓝沙公司以娱美德与恺英网络因涉嫌传奇授权侵权为由诉至法院,并索赔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9990万元。
 
时隔一年,恺英网络与盛趣游戏化干戈为玉帛,转而联手合作。2018年6月4日,恺英网络公告称,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盛大游戏游戏境内子公司上海盛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合作期限为三年。而娱美德于2018年年底起诉恺英网络。黄伟指出,从娱美德阵营转投盛趣游戏,恺英网络陷入顾此失彼的尴尬境地。

2018年12月20日,恺英网络披露,根据《仲裁申请》,传奇IP认为浙江九翎未能根据《许可协议》的约定支付最低保证金(部分)、月度分成款和一次性奖励金等共计约1.71亿元。
 
2019年5月10日,恺英网络披露《关于控股子公司仲裁事项的进展公告》,传奇IP向韩国商事仲裁院递交索赔声明,主张浙江九翎应向其支付约25.06亿元。该案件已于近期仲裁庭开庭审理。庭审期间,传奇IP株式会社主张,截至2019年12月18日浙江九翎应向其支付76.62亿元。
 
天价索赔让恺英网络发展诸多风险
 
今年以来,恺英网络可谓流年不利。公司高管及实控人先后入狱,如今的天价索赔更让公司发展存在诸多风险。
 
 
恺英网络6月12日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10月26日,公司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公司11月14日披露,金锋已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今年三季报显示,恺英网络前三季实现营收15.04亿元,同比下降13.31%;归母净利润为7134.12万元,同比下降85.51%。
 
对于娱美德提出的天价索赔,恺英网络称,传奇IP在仲裁中连续提出不合理的极高金额索赔主张,并声称索赔金额会不断累积,其将保留在仲裁过程中更新索赔金额的权利。恺英网络认为,传奇IP此举已经涉嫌恶意仲裁,通过提出极高索赔金额对公司进行讹诈。

上市公司PR人社群